老皮——老郭

随笔  2021-04-14     368    本文共计1049个字,预计阅读时长4分钟。  
听到老郭要结婚的消息,我们可能比老郭本人还激动,几十年的铁树,终于在大家的殷切期盼中迎来了自己的花季。

老郭这个称谓,可能要回到2002年9月的补习班,来自于周陵中学的这个补习生,和我们一样有着看《体坛周报》的“恶习”,而我们的“恶习”传承于文科高三八后三排的养老席,一个豆皮灌肉,一包银桥饮料奶,剩下的毛毛钱集资去买一份体坛周报,一边吃、一边看、一边胡吹冒撩;胡吹冒撩阶段,老郭就显示出其“知识渊博”的一面,这么说吧,天文地理琴棋书画无所不通:只见他扶一下眼镜,侃侃而谈,非要跟你辩出个所以然来才肯罢休,俨然一副老夫子的姿态。而老郭这个称谓不知道谁叫了一次之后就流传了下来。

当时的补习班由于人数较少没法单独开班,所以其构成分为三部分:第一部分为02级高三7、8两个班遗留下来的二皮脸,第二部分为别校02级遗留下来、慕名而来的二皮脸,以及第三部分03级应届生。老郭作为第二部分的一份子,来了几天就跟第一部分的我们打得火热,迅速的融入吃豆皮灌肉的行列,也自然而然的和第三部分化了个三八线。从而导致了在2003年那个夏天从二皮脸变成了三皮脸,当然了,三皮脸里也有我。

虽然03年那个夏天有人欢喜有人愁,但我们这几个二皮、三皮脸们却变成了传说中的铁瓷,大学(专)时期省内省外的,但却也没断了联系,今天在这个学校逛吃逛吃,明天在那个学校逛吃逛吃,热热闹闹的跟大学(专)生活说了再见。

毕业,有北上消失两年的刘老猫,保险公司的猴子,以及南下深圳的嘴子贺、老郭和安在旭。之后有人陆陆续续考公、结婚、生子,唯有老郭在全国第一大厂坚持了一年之久,最后实在忍受不住每天鸡腿无限量吃以及凉席无限量遗失,愤然回陕。

彼时,回到陕西的老郭在潼关守了几年“边疆”,又到长武长期驻扎了下来,一东一西也是为我陕操碎了心,也就自然而然把“洞房花烛”这个事耽搁了。

此时,从金榜题名到洞房花烛已经过去了整整18年,好在18年后,他还是一个好汉。

大婚那天,与其说起了个大早,不如说没睡着,激动的心吧颤抖的手,去时提着老郭给张老师买的“喜酒”;坐着只能作为后车的大奔;回时吃着“大荔”带把肘子,看着老郭、小张幸福的结婚典礼,我们整个一桌人都露出了“老父亲”般的笑容。

老皮——老郭终于办了大事,这也让我们这些人及家里人放下了心中的那块石头。

00:00/00:00

 

本文由:龙哥 发表于 2021-04-14 17:33:05,共1049字
版权声明:①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。②如涉及版权联系(izhailong#qq.com)删除!
转载请注明:老皮——老郭   ||   https://www.izhailong.com/377.html

猜你喜欢

2 条评论

  • 国王队16号

    国王队16号 ( VIP 1 )

    回复

    好的很,我们都是靠一些美好的回忆活着

    • 龙哥

      龙哥 ( VIP 4 )

      回复

      也不一定,回忆不一定是美好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