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人父,不易

周天下午,小伙子莫名其妙的发烧到38℃以上,量完体温赶紧吃了药,不大会儿功夫,降下来了,贴一剂退热贴,该吃吃该喝喝,以一种万事大吉的姿态互相说了晚安,这一夜,相安无事。

早上六点,到了预备要起床的时间,翻身摸了一下小伙子,有点热,但看起来并不太热,顺手摸了体温计过来,数字在翻腾,用以往经验来看,应该还是在38℃以上,果然,38.7℃停下,感觉自己立马精神了,找来退热的药喝上,找来退热贴换上,找来一盆温水给擦拭,效果不明显,好在天也慢慢亮了,去医院吧。

医院永远是那么多的人,尤其是在这个季节,这个不是雾就是霾的时间里,排号一小时,看病五分钟,缴费化验血常规,一切正常,不咳嗽,不流鼻涕,嗓子不红,除了有点痰之外,还有些许便秘。被诊断,病毒性流感。

开了药,问清楚大夫回家,胃口大开,精神状态良好,随后放心上班。

晚上回来听母亲说下午还在发烧,晚上得注意点,小伙子吃完饭,吃完药,迷迷糊糊就睡着了,体温还好,维持在37℃左右。

自己睡不着,就躺着刷手机,隔一小会摸一下。后来大概自己半夜1点左右睡着,睡前给自己定了闹钟,两小时一个。谁曾想第一个闹钟还没响的时候自己醒来,一摸小伙子体温又高了,不用浪费时间去量了,吃药,擦拭,按摩,全都用上,似乎有点作用,抬头看表,凌晨3点。

体温再次稳定的时候大概是5点左右,长吁了一口气,看着他睡着,自己也小眯了一会。

醒来的时候七点多,以往这个时候该起床上班了,再摸了一下小伙子,貌似正常,保险起见,还是决定到经常去的那个社区诊所再看看,这个诊所说起来也是传承,现在的看医生的师父多年前为我行医。

安顿好之后赶去上班,中午饭没有出去吃,随便在饭堂弄了一碗面扒拉点,趴在办公桌前就睡着了,一觉醒来下午2点,算了一下,自己从周一上午到今天周二,满打满算睡了四个小时。

下午还加了会班,回到家看见小伙子体温终于正常,心里总算放下来。

为人父,不易

 生成海报

暂无评论

相关推荐

约个饭,跨个年?

约个饭,跨个年? 说这句话的时候,窗外的西北风正在冷怂的吹,头顶那几缕白发随风飘荡,几经摇摆,竟然没有可以藏身的 ...

骑废了,120公里

原以为120公里并不多,因为有过骑行90+公里的先例,还是在三伏天。 所以这天气,多骑个30公里应该不是难事,然而我错了 ...

反思

最近,我时常反思,甚至有点质疑自己,给孩子孩子的这一选择到底正确与否。每天回来语数外作业,学校各种社团、班级活 ...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为人父,不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