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之若素,岁月静好?

生日一天天临近,预示着一年也接近尾声,每到这个时候,工作也是一天天变忙,年底了,各项事务都该有个总结,就像开会总结发言一样。

属猪,摩羯座,在众人眼里都符合了这两个属性的行为以及性格,似乎非常准的样子。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固然有天生的原因,但是后天环境的影响却占大部分,至少之于我是这样,7年成长,18年学习,10年工作,细细回想,真正轻松的就只有大学那几年,当然,中学之前的日子在记忆深处没有留下特别的印象,也就忽略不计了。行为、性格在这些年已经被打磨的用老一辈的话说是中庸,用现在流行的话就是佛性了。

至今依稀记得,唯一算过的一次生日,是在高一入学那年,那时间的我选择住校,只是因为如果天天从家到校有点赶,后来发现,其实当时并不应该住校,也就是住校这几年放飞了自我,以至于后来高考了两次,上完专科上本科,体验了各种人生疾苦。

对了,絮絮叨叨这么多,才想起来没说明,自己的生日是圣诞节。其实这个生日也是一个机缘巧合,家在农村,大多过的都是农历生日,公历12月25日在1983年是农历的11月22日,最早的户口都是村里人工抄写的,难免会出现各种错误,生日这一栏就更容易出错了,记得村里有好些人要么生月不对,要么年份不对,而我,出的错刚好是把农历写成了公历,所以,从结果上来看,我还是那一天出生的,这个错误一直到高中需要办身份证的时候才发现,所以在这之前,一直都过的是农历生日,当然,那个时候过生日并没有什么仪式感,只是知道这天是我的生日,母亲会做一桌菜,然后给我5毛亦或者1块钱让我自由支配,而我会欣喜的跑到小商店买一个拳头大小的蛋糕,在小伙伴们艳羡的眼神中满足的小心翼翼的吃掉,这样,大半个村子的小伙伴都知道了今天是我的生日。

再说回来高中那次生日,同宿舍另外一个哥们与我相差了几天,就有人吆喝着选个折中的日子一起过个生日,可能高中的日子比较枯燥,也可能是第一次离开家自己生活,大家也都呼应着,接下来的那几天就准备着生日的事情,同宿舍的还有隔壁宿舍的也开始给我俩准备礼物,大多是各种摆件,至今我家里还放着几件,虽然这些年几经搬家,但一直都小心珍藏着,母亲说同学一场,这些东西得一直保存着。

那天是平安夜,并没有像现在这样的过节景象,也是个周五,过生日的我俩集中了身上所有的零用钱(其实也就几十块),十几个人在“河头堡”(学校附近一个城中村,有一排卖饭的)某家饭摊一字排开,一人吃上一碗1.5的米线或者2块的面(那会的物价是真低),然后吆五喝六的跑到位于嘉慧附近的文化宫,要么打游戏,要么打台球,那年月只有这些可以娱乐的项目,电脑都是有钱人家才有的东西,更别提什么网吧网咖之类。

后来一直玩到很晚,记得台球厅的老板都不让我们玩了,因为是按局收费,我们这些笨拙的“农村娃”打一局需要很久,影响人家生意。。。。。。

再后来,随着学习任务的加重,高中再没有过过生日。

再再后来,圣诞节开始流行,那一天变成了年轻男女的节日,我的生日就变成了附属品,虽然会被人记得,但不会刻意的去过。

美好的时刻虽然短暂,但会藏在心里很久,是记忆中不可磨灭的,每天,我们都会接收到新的事,新的人,也会忘记一些事一些人,但是这些美好是不可被替代的,永远不会。

最后,祝愿跨入本命年的我,生日快乐!

00:00/00:00
 生成海报

暂无评论

相关推荐

约个饭,跨个年?

约个饭,跨个年? 说这句话的时候,窗外的西北风正在冷怂的吹,头顶那几缕白发随风飘荡,几经摇摆,竟然没有可以藏身的 ...

骑废了,120公里

原以为120公里并不多,因为有过骑行90+公里的先例,还是在三伏天。 所以这天气,多骑个30公里应该不是难事,然而我错了 ...

反思

最近,我时常反思,甚至有点质疑自己,给孩子孩子的这一选择到底正确与否。每天回来语数外作业,学校各种社团、班级活 ...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安之若素,岁月静好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