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会

写在前面:前几天,村里面过会,由于上班,中午匆匆赶回去,同事不解,故写下此文。

过会,这个称谓我也不知道是从哪来的,自记事起,就知道有这么个事叫过会,百度了一下,全称应该是“渭河南忙罢古会”。

又百度了一下,“渭河南忙罢古会”是渭河南岸忙罢的一种地方民间地域风俗文化,具有地方农耕文化民间礼仪特征。于农历六月初一,从位处区域最南端与长安接壤的吴家庄村开始,农历七月底在北槐等村子结束,前后整整两个月。其间,域内所有村庄皆选定一个特定的日子家家过会待客走亲戚,多为农历的单日,以我自己的理解就是在年中的时候,亲戚之间再走动走动,联络联络感情,好酒好菜像极了过年,只是多了一次。对于忙罢,可能还是要解释一下,就是“忙天”(关中地区主要是小麦下收)结束。此时没有多少农活,大家攒在一起吃喝叙旧,联络感情。

简而言之就是,每个村子在农历六月初一到七月底选择一个日子,然后这一天亲戚聚集在隶属于这个村的主人家吃喝玩乐。

当然,百度还告诉我,“渭河南忙罢古会”已经是“陕西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”中的一员。

记忆里,每年到过会前几天,父母就开始张罗着收拾家,整洁一新;超市是没有的,村子里的小卖部显然不能满足过会这个大事件,只能到过会前一天骑上三轮车到城里菜场买各种肉、菜、酒水、饮料等等,顺便买些夏季穿的新衣服。过会当天做好饭,等待亲戚朋友的到来,最开始的时候,过会要吃两顿饭,第一顿是中午饭,主打“臊子面”,配上几个凉菜,简单一吃。重头戏在第二顿,一般安排在下午三四点左右,这时七七八八的凉菜热菜、酒水饮料端上桌,而今,过会大多中午一顿吃掉,主角臊子面和各种菜肴一并上桌,吃完饭下午有事说事,就各自忙活。

吃吃喝喝,谈家长里短。

觥筹交措,嘘百味人生。

这样,一天的光景就过去了。

记忆中过会是让我非常开心的日子,在那个物质生活相对匮乏的年代,前边也说到,村子里的小卖部显然不能满足过会这个大事件,过会也就变成了暑假期间最大的期盼,有好吃的,有新衣服,最重要的是过会那天摆在家门口售卖各种新奇小玩意、小玩具的摊点,而这一天,父母也会多给一点零花钱自由支配,自己就站在门外的路上,等着盼着那个摆摊的大婶来,看一看今年她又带来了什么好东西,听一听她和我们这帮农村小崽子们斗嘴,热闹非凡……这些,之于那个年代的农村孩子来说,说是期盼一点也不为过。再后来,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各种小超市的进入,也随着年龄的增长,过会那天的小摊点也慢慢淡出了我的视线,但是,对于那个摆摊的大婶一直印象深刻,印象深刻到前几年在路上看见了,还能想起来是当年摆摊的那个大婶,而时间也过了20多年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、年轻一代出去上班、上学,周边的村子逐一拆迁、村民住进小区,时间未变、人在变,老一辈在慢慢消退,新一辈的我们没有专门的时间去“过会”,以至于现在过会慢慢变成了如图腾一斑,是在那一天必须要完成的事情,亲戚来得少了,走动少了,亲情也就淡了。

但是这一天,一直都在,如图腾一斑,是一直要进行下去的。

00:00/00:00
 生成海报

暂无评论

相关推荐

约个饭,跨个年?

约个饭,跨个年? 说这句话的时候,窗外的西北风正在冷怂的吹,头顶那几缕白发随风飘荡,几经摇摆,竟然没有可以藏身的 ...

骑废了,120公里

原以为120公里并不多,因为有过骑行90+公里的先例,还是在三伏天。 所以这天气,多骑个30公里应该不是难事,然而我错了 ...

反思

最近,我时常反思,甚至有点质疑自己,给孩子孩子的这一选择到底正确与否。每天回来语数外作业,学校各种社团、班级活 ...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过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