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中的河

生在咸阳,长于咸阳,咸阳这座城,于我这个“土著居民”而言,更多的是亲情和成长的记忆。这里的一山一水、一草一木都承载着许多的故事。 一位哲人说:“童年的趣,是梦中的真。”想起来我的童年,上树掏鸟窝,下河捉泥鳅,充满童趣。这河,说的便是沣河,环绕长安的八水之一。沣河,渭河右岸支流,发源于秦岭北麓,是一条久负盛名的河道,相传古时洪水泛滥,经大禹疏凿乃成。周代丰、镐两京即建在紧靠沣河东西的两岸,昆明池的遗址也在沣河东岸。而秦阿房宫,汉、唐长安城亦离沣河不远。 幼时,沣河水浅不过膝,那是记忆中唯一的乐园,简单而真实。夏天的傍晚,大人们在河岸边洗衣,孩子们或在河中嬉闹,或在岸边看鱼儿游走,如果实在不尽兴,便动手抓上几条小鱼放在瓶中,相互比较谁的鱼最漂亮,叽叽喳喳,争论得不亦乐乎,直至大人们催促,才肯回家。河岸两边,隔河相望,身处两岸的我们有时候也会互相喊话,总想着趟水过河去收拾收拾对岸那些嚣张的小子,却也从来没有真正实现。我想,河对岸的他们也是这么想的吧,儿时的幼稚举动,现在想来着实可爱。这条河带给我的是满满的回忆和乐趣。 利益驱动,沣河经历了几年的疯狂采砂。河床开始 裸露,河水开始泛黄,河中处处潜伏着危险的沙坑,每年夏季,总有一些人命殒其中。一时间,沣河成为禁地,老师的劝说,家长的警告,虽让我们对它产生畏惧,却也经不住夏天的考验以及年幼无知对沣河的向往、留恋。于是所有的活动只能偷偷进行,疯玩到回家,只是倘若被发现,免不了一顿打…… 就这么玩玩闹闹,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,儿时的伙伴们已经长大,或上学、或打工,都在渐渐远离那座曾经的乐园。 2003年那个持续阴雨的暑期,沣河中上游大范围降水,导致沣河水位升高,河水倒灌;幸而河堤坚固,有惊无险,安全度汛。那年九月,带着对外面世界的憧憬,我选择了外地的大学,直到2010年4月才回到咸阳。7年的时间,回想起来,却发现自己对于停留七年的那个城市仅仅是个过客。而熟悉的咸阳城,利用这7年的时间,已将自己装扮一新,用大气包容的姿态,敞开胸怀迎接着每一个初来或归家的人。 回到咸阳城,统一大道穿村而过;沣河之上,一座大桥横贯东西,两岸群众往来方便,幼时河对岸的那些喊话的小子却不见了踪影。位于沣河、世纪大道、扶苏路三角地带占地256亩的咸阳沣河森林公园,也已建成并免费开放,为咸阳城打造着森林氧吧。 漫步沣河边,清澈的河水,悠闲自在的野鸭和怡然自乐的钓客,一派和谐的景象。南见秦岭山,北望咸阳城,心底涌起从未有过的踏实。是的,这一刻,我明白了,这里有我的家、我的根,这里才是我寻寻觅觅,却在蓦然回首处触动灵魂的家乡。   远望咸阳城耸立的高楼展现着这个城市的大跨步发展,清澈的沣河水、渐现的南山(秦岭)体现着这个城市对于优美环境的努力追求。 城市的夜空显现出久违的繁星,北斗,猎户……心也就回到了小时候,夏夜几个小伙伴一起在楼顶数星星,无忧无虑的日子…… 不知道,现在的孩子,到哪里去寻找我们童年的那些欢乐;那些漂泊在外的游子,是否还能找到回家的方向。 熟悉的城市,味道沁人心脾;熟悉的河水,潺潺流进我的生活,流进我的心中。(本文作于2014年6月)

过会

写在前面:前几天,村里面过会,由于上班,中午匆匆赶回去,同事不解,故写下此文。 过会,这个称谓我也不知道是从哪来的,自记事起,就知道有这么个事叫过会,百度了一下,全称应该是“渭河南忙罢古会”。 又百度了一下,“渭河南忙罢古会”是渭河南岸忙罢的一种地方民间地域风俗文化,具有地方农耕文化民间礼仪特征。于农历六月初一,从位处区域最南端与长安接壤的吴家庄村开始,农历七月底在北槐等村子结束,前后整整两个月。其间,域内所有村庄皆选定一个特定的日子家家过会待客走亲戚,多为农历的单日,以我自己的理解就是在年中的时候,亲戚之间再走动走动,联络联络感情,好酒好菜像极了过年,只是多了一次。对于忙罢,可能还是要解释一下,就是“忙天”(关中地区主要是小麦下收)结束。此时没有多少农活,大家攒在一起吃喝叙旧,联络感情。 简而言之就是,每个村子在农历六月初一到七月底选择一个日子,然后这一天亲戚聚集在隶属于这个村的主人家吃喝玩乐。 当然,百度还告诉我,“渭河南忙罢古会”已经是“陕西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”中的一员。 记忆里,每年到过会前几天,父母就开始张罗着收拾家,整洁一新;超市是没有的,村子里的小卖部显然不能满足过会这个大事件,只能到过会前一天骑上三轮车到城里菜场买各种肉、菜、酒水、饮料等等,顺便买些夏季穿的新衣服。过会当天做好饭,等待亲戚朋友的到来,最开始的时候,过会要吃两顿饭,第一顿是中午饭,主打“臊子面”,配上几个凉菜,简单一吃。重头戏在第二顿,一般安排在下午三四点左右,这时七七八八的凉菜热菜、酒水饮料端上桌,而今,过会大多中午一顿吃掉,主角臊子面和各种菜肴一并上桌,吃完饭下午有事说事,就各自忙活。 吃吃喝喝,谈家长里短。 觥筹交措,嘘百味人生。 这样,一天的光景就过去了。 记忆中过会是让我非常开心的日子,在那个物质生活相对匮乏的年代,前边也说到,村子里的小卖部显然不能满足过会这个大事件,过会也就变成了暑假期间最大的期盼,有好吃的,有新衣服,最重要的是过会那天摆在家门口售卖各种新奇小玩意、小玩具的摊点,而这一天,父母也会多给一点零花钱自由支配,自己就站在门外的路上,等着盼着那个摆摊的大婶来,看一看今年她又带来了什么好东西,听一听她和我们这帮农村小崽子们斗嘴,热闹非凡……这些,之于那个年代的农村孩子来说,说是期盼一点也不为过。再后来,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各种小超市的进入,也随着年龄的增长,过会那天的小摊点也慢慢淡出了我的视线,但是,对于那个摆摊的大婶一直印象深刻,印象深刻到前几年在路上看见了,还能想起来是当年摆摊的那个大婶,而时间也过了20多年。 随着时间的推移、年轻一代出去上班、上学,周边的村子逐一拆迁、村民住进小区,时间未变、人在变,老一辈在慢慢消退,新一辈的我们没有专门的时间去“过会”,以至于现在过会慢慢变成了如图腾一斑,是在那一天必须要完成的事情,亲戚来得少了,走动少了,亲情也就淡了。 但是这一天,一直都在,如图腾一斑,是一直要进行下去的。

第一次当父亲没经验,只能与那小子一同成长

2012年结婚,2013年4月那小子出生,到现在6岁,当初看着躺在婴儿床上还在呼呼大睡的小子,我竟然有点不知所措!毕竟,第一次当父亲,没什么经验。 初为人父,其实没有太多的感慨,学会说话之前的那小子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天赋异禀,印象比较深的一次是我有天上班前因为什么事训了他,哭着去找奶奶,结果到下午下班回来,那小子竟然还不理我,问话也不理。家里人笑道,这小子还记仇。 到了大多数小孩该张口说话的时候,那小子竟然还是咿咿呀呀的,这可急坏了家里一众人。那会家住农村,其实也不算特别远的农村,出门吃喝拉撒行都很方便。 下班的时光成了我们爷俩交流的时光,也是趁机学话的时光。或抱着,或小车推着,顺着他小手指到的地方给他讲,比如这是一棵树,我会把“树”这个字提高音调的讲,然后顺延着讲这是一颗什么树,这棵树会结什么样的果实,凡事到了关键的词汇上,我都会提高音调;我以为这样虽然他可能记不住我说的这一段话,但是会记住几个关键点。当然,以至于直到现在,那小子问问题都要刨根问底儿。有时候让老父亲我没有招架之力,只有偷偷上搜索。 关于数字 尽管如此,但是那小子说的第一个真正发音标准的词不是爸爸,也不是妈妈,而是停在门口我们家车牌号中的数字。这让前番努力教授各类花草树木人文景观的老父亲倍感沮丧。但是,在后来的几年里,那小子在数字方面的水平确实超乎了我们的想象。自从嘴里蹦出那几个数字之后,在数学方面的天赋算是表现出来了。门外的水泥地成了那小子的表演场地,隔壁家大他几岁上小学的小姐姐带回来的粉笔成为他最喜爱的玩具。其实我不知道别家的小孩是怎么样的,记得那小子2岁的时候,可以在门外水泥地上书写数字从1-100。其实我们并没有刻意的去教,只是可能还是受到第一次开口说话的鼓励,对数字很敏感,直到今年9月份准备上小学,数学100以内的加减法都没有问题。有一次我看到一个需要列式子的数学题给他,一转眼给列了个式子是4-5=-1,其实要是他上了初高中,那这个是没有任何问题的,但是目前这个年龄,我还是给纠正了。在这期间说起来挺对不住这小子的,除了幼儿园之外,没有在外给他报任何补习班。 关于汉字 必须要承认,关于汉字方面我是有给引导的,当然,这也是基于他有兴趣的基础之上,有时候出去玩,看见有广告牌上有电话号码(如:联系电话:88****88),我会刻意让他读出电话号码,但是重点不在这里,我会让他顺着往前看问他,前边那几个字是什么?开始的时候肯定不认识,只能自己告诉他,这个字是什么,代表什么意思。再有时间得话会继续问他这个广告牌上别的内容,因为一般广告牌坐的色彩都很绚丽,比较容易抓住小孩的眼睛,当然了家里会备一些字卡,同样是颜色绚丽的那种,而且现在的字卡制作的很科学,会把一些简单字用各类图案表现出来,这一块必须佩服我们的老祖先、老前辈们,让汉字有很多奇妙之处。直到现在我都会给他讲汉字的有意思之处,比如一些简单的字或者偏旁,像“扶”,我会问他,扶是用什么去扶,他告诉我手,那扶应该是提手旁吧!诸如此类。 到后来有一段时间我发现他开始对汉字有点不感兴趣了,其实有时候自己也觉得有些枯燥。我就停了一段时间,然后换了一种方式,开始把长得比较像的字、也就是形近字写到一起,让他区分两个的不同,就像大家来找茬一样,慢慢的又燃起了他认字的兴趣。兴趣一旦起来,一发不可收拾,记得2018年暑假的时候,我给买了一本叫小学生必背的1200字一书,回去之后通过我提问他回答的方式发现,这1200个字只有10个左右不认识,其他的都会读,而且还会给字组词,然后我还发现,书里提供的组词里边的很多字他也可以正确发音读出来,这是我意料之外的事情,那时候那小子刚刚5岁。后来,他就可以独立看书了。说到看书,还有一点是隔三差五的会带那小子到附近的大书店,也不为看书,就为感受书店里看书的气氛,当然,书店里冬暖夏凉安安静静的也是我喜欢的,哈哈,老父亲有私心,不过有时候他要不愿意去,也尊重他的意见。 关于其他 前边提到过,一直都没有给那小子报任何的校外辅导班,只是在幼儿园里会有一些兴趣班,报了两年的美术课,画的怎么样无所谓,只是记得有一次家里有事没去上幼儿园,却要求下午5点半(5点15分放学后上美术课)把他送去上美术课。可见是非常感兴趣。 说了这么多,其实就一点,顺着孩子的兴趣去搞,而不是别家孩子会1+1=2,你就必须得学会1+1=2,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,从心智各方面都有不同,不能套着去用,反而会适得其反。每一个孩子都很聪明,只是他关注的方向不同而已,只需要在一个大的不违反的圈子里任由发挥就好。 兴趣很重要,9月份就要上小学步入真正的学习阶段了,希望那小子能健康快乐,老父亲愿意和你一同成长。 本文首发于我的头条号,个人日常,请勿转载!

骑行的意义

    骑行的意义在于飞速旋转的车轮,在于一路上的鲜花美景,落日长河;在于一路上好友相伴,诗酒年华,纵情放歌;在于一路上波澜坎坷,跌跌撞撞;在于一路上风餐露宿,以水为酒,肆意挥洒…… 在今天刷屏的一个老师带领学生从山西骑行到上海的新闻里,看到这一句话,想想自己骑行的这小半年里,也颇有点自己的感触,虽然够不上他们的洒脱,但也是自己实实在在坚持的事情。 今年初的时候,一个朋友在群里吆喝着没事骑骑车,并定好了先期的几个骑车点,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也被触动,随即就买了一辆山地车,车是网上买的,运送到家的时候自己兴奋的像个孩子,各种工具走起来,从下班开始就自己安装,直到深夜,装好以后甚至自己还弄到楼道骑了三五米。 从4月份买车到7月份,据不完全统计有200多公里(有时候预计骑行太远不开计数软件,手机电量坚持不住,测算了一下,加起来应该有300多公里差不多),说来不多,但是次次也是让人难忘,比如第一次试车,12公里轻松应对;膝盖摔伤那次给自己提了个醒,骑车要专心;6月那次浐灞之行,与朋友随兴走,结果绕道高陵城区回来,差点热“死”在四下无人的兰池大道上,也正是那次,从早上8点出门,到下午4点回来,前后一共90多公里;加上昨天,小暑节气,也是8点出4点回,虽然只有大概70公里的路程,但是炙热的阳光给右腿边留下了红色的印记,导致晚上睡觉只能用毛巾冰敷在晒伤处,直到码字的现在还略略刺痛。 其实,自从上次差点“热”死在浐灞之行的路上之后,也有几次自己的短距离骑行,自那以后,每次骑行出了小区门到第一个红绿灯前(大概1公里),这期间自己都会后悔,为什么要骑行,躺在家里吹吹空调,喝喝茶多好,但是再往前,到下一个红绿灯处,一切后悔都烟消云散,有的只是对前路的向往。继续往前直到返回到家,这种后悔与向往都是在交替进行,最终躺在家里会告诉自己:“下一次......不,没有下一次了!”然鹅,下一次继续。 很享受那种出汗到出盐的感觉,只是,可能选择的时间不对,比如昨天、小暑天气的下午2点,骑行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路上,偶尔路过的汽车和原野的热风与我们相伴,身体的疲惫已经全然不顾,剩下的,只有向前的意念以及担心自己随时可能会晕倒在路上。 此刻,晒伤的额头和大腿,以及留有受伤印记的膝盖有一次在告诫我,骑行的意义再美好,身体的烙印永留存。 下一次,继续你的继续

说说电影《老师,好》

一直都挺喜欢郭德纲和于谦的相声,最近几年德云社也是做的风生水起,做好相声本职工作的同时,德云社上下也在谋求跨界转型,投资相声一众弟子拍电影电视剧,虽然郭德纲本人也调侃自己拍的都是“烂片”,但是拥有德云社这个大盘子支撑,加上大量粉丝的追捧支持(包括我),也是在朝着一个好的方向发展。 这不,最近上映的由“相声皇后”于谦主演的电影《老师!好》在70、80甚至90后当中引起了共鸣,网友也是纷纷表示欠该部影片一张电影票。 昨天,咱也是用了一个来小时的时间,观看了这部影片,于谦于大爷的演技那叫一个炸裂,作为资深80后的我,也是久久不能平复自己的心情,尤其是影片最后于谦饰演的老师苗婉秋在黑板上写的那段话,堪称经典。 我坚信 青春不会消亡 它只是躲在某片绿荫下 慢慢疗伤 我不是在最好的时光中 遇见了你们 而是遇见了你们才给了我 这段最好的时光

[转文]“伪旅行”,正在掏空中国年轻人

转载本文只是为了自己阅读,无任何商业用途,如有侵权,将及时删除。 来源:极物 作者:乔克叔叔 最近这段时间,不管是在极物的后台,还是在生活中,经常会有人跟我说:“乔克叔叔,我分手了好难过,想去西藏,然后一个人重新开始。”或者是“我受够了没完没了的加班和傻逼领导,我要辞职去远方”……. 自从抖音上那些情感金句+网红景点的视频爆火之后,很多人把“旅行”奉为任何人生问题的良药,失恋了、辞职了、迷茫了......但凡在生活遇到一点难以解决的“苟且”,就想要去远方,好像远方可以解决任何问题。 每一次,我都想问一句:远方,救得了你么?去一次旅游回来就真的会想通了么?在北京解决不了的事,去趟东京就能解决吗?如果是,为什么我们去了那么多次远方,回来还是苦逼工作,面对重重障碍压力?! 其实,再远的远方,也救不了你眼前的苟且,但可以给你重新面对生活的勇气。  1  生活中,总有很多我们想要逃离的东西,比如那个让你感到无望的未来,那个和你有嫌隙的同事,总会挑你毛病的上司,还有那个义无反顾的离开了你的人,一场失败的爱情,一段溃败的奋斗。 我也曾在年少时,因为一段不爽的经历,逃往某个边陲的古城呆了几天,那几天的确暂时逃离了眼前的尴尬和难堪,可是几天回去后,尴尬还是尴尬,难堪还是难堪,并没有因为去了趟“远方”而就所减少。 保罗·柯艾略在《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》中说:“一个牧羊人喜欢旅行,但永远不要忘记他的羊群”。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牧羊人,旅行就是我们心心念念的“远方”,羊群就是眼前的苟且,我们都不能因为想要远方,而对眼前的羊群视而不见。 世界那么大,谁都该去看一看。但是看过之后,房贷依旧会如约而来,婚姻的鸡毛还是一地,领导还是那张令人倍感压力的面孔,口袋的毛爷爷还是那么几张。一切都会如常。那些期待着经历了一场旅行,自己就脱胎换骨,立即奋发向上,看书做事均会有效率的想法,不过是一场可笑的循环罢了。  2  旅行不是万灵药,它并不能解决任何根本问题,我们总得面对与认清我们所处的环境。但旅行可以是一片阿司匹林,在生活静如死水的时候,聊藉现实之痛。 在电影《白日梦想家》中,沃尔特因为一次寻找底片的经历,从日复一日平淡无味的工作生活中跳出来,开始了一段不可思议的冒险旅程。一次旅行回来,并没有让胆小怯懦的沃尔特告别原来的屌丝生活,成为他白日梦想中的英雄,但一路上的经历,却让他逐渐克服内心的恐惧,开始勇敢追求自己的梦想。 在一个环境里生活久了,人就会变得麻木,失去原有的幸福敏锐度和感触力,旅行不过是一次激活,让我们从琐碎疲惫的日子中跳出来,重新获得生活的决心和温情。再完美的旅行,也拯救不了我们眼前的苟且,但是,经过旅行,触碰到那些不同的人和事,你也许能在自己的世界里获得安静和饱满。  3  很多人都声称自己热爱旅行,时不时有着放弃学业和工作去旅行的念头,但却很少人问过自己为什么要去旅行。 我小时候生活在西安,只要一出门,就能看到从世界各地去西安旅游的人,他们中大多数人,急匆匆的赶着钟楼大雁塔,吃着全都是外地游客的回民街,当时我就想,这样一次旅行回去,收获的大概只有满身疲惫和“到此一游”而已吧。因为最当地的风情,不是赶出来的,是感受出来的。 有人说,最好的旅行是活成当地人,当你挤过长城与故宫的人山人海,当你排队几小时登上华山泰山峨眉山,当你在曼谷大皇宫的宫殿内着急寻找着厕所,这种旅行并不会改变你,只会让你更加疲惫 。 所以每次出门前细细的考虑清楚,这次出门究竟期待着得到什么?是一次放松之旅,或者一场文化修行?找到与自己契合的旅游路线,不要打卡式的拍照,找到一些志同道合的旅行伴侣,把一切烦恼暂时抛到脑后,完全投入到对陌生和遥远的探索中,然后再以全新的姿态和满血的热情回到生活的苟且中。 我们总想在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的生活里寻求一丝与众不同新鲜感,于是我们都热爱远方,然而远方救不了我们眼前的苟且,还有可能让我们的生活限于更加疲惫中,但在旅行中遇见的各种人和事,得到的各种感触,最终会慢慢积累成内心强大的力量,成为我们应对各种苟且的武器。 原文链接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?__biz=MzIxMjc0NjQxNw==&mid=2247561546&idx=1&sn=d4b0ca924bba7092fadf00e601295465&chksm=9742d894a03551829bd192806786050e035edd1692a52ef36c6e9fc8549a2b2494ff2a5bbe56&mpshare=1&scene=1&srcid=&pass_ticket=mkSz97NDmBsAXCNEX3GeLXnK0WCPlXB1EcQN%2B41syQc%3D#rd

过年的时候去了趟北京

过年的时候去了趟北京

春节慢慢临近的那几天,想着一年又一年的春节各种走亲戚,7天假一眼能看到头,思索着过年要么去哪哪逛逛,带上父母一起,趁着他们还能走得动的年纪。 问同事,查网络,看景点,看机票火车票,做好这一切之后,回到家请示爸妈,没想到爸妈一口就答应了,记得以前每次出去玩,一问爸妈就是不想去,这一次反倒一下就答应了,还感觉有点点不适应,我想可能是北京这个城市的魅力所在吧,哈哈。 既然爸妈都搞定了,那这个北京之行就进入到实质操作阶段了,出门在外,住是首要的,尤其是听说今年过年期间北京有很多场传统庙会,有了夏天去青海湖的前车之鉴,有爸妈,有孩子,所以住宿是一定要距离市区方便,出门也方便,最后酒店定在了王府井附近,步行五六分钟,而且楼下就是地铁站。后来发现酒店的位置还是不错的,楼下有小饭店,过年期间还开门营业,早饭午饭都有,有24小时便利店。 定好了住的地方,行的问题就得做决定了,现在出行方式多种多样,飞机当然是首选,因为在北京待的时间比较短,所以去程就定了飞机,两个小时到位,又定了从机场到酒店的专车,又顺手定了回程的直快火车,全卧铺定了四张刚好在同一个包厢里,简直完美。 从咸阳出发的那天,依旧是雾霾天,飞机起飞后有那么一段时间根本看不清窗外的陆地,飞过山西境内才慢慢转好,穿过云层之上,阳光很刺眼甚至有点灼热的照射进来,天蓝的让人眩目。一路平稳,只有非经太行山的时候,飞机有些许颠簸,好在一家人除了有些难受之外并没有其他不讨好的反应。当然,降落时突然的失重感还是让人一颤,然后就看见下飞机时,三四个晕机的人。 冬日里的北京与北方大多数城市一样,凛冽的寒风吹,温度比咸阳低几个度,同在北方,所以这一点还是有准备,好在阳光不错,后来听接机的专车师傅说昨晚这里下了雪,怪不得今天的风吹着刺脸。 带着父母孩子第一次去北京,想着人多就叫了师傅的车,早上出发前在家就接到师傅的电话,很热情的一位, 飞机刚落地又接到师傅的电话,回酒店的路上,师傅热情的的介绍路过的一些地方,开的很稳! 这是我在某程里对于专车订单的真实点评,其他选项全满分,在此不再赘述。 行程紧,任务重,在酒店安排好之后直奔第一站,烤鸭店。 同事介绍的是四季民福,所以直接前往,谁曾想距离最近的分店,只远望一眼就被门口熙熙攘攘的等吃客吓住,进去一问,前边至少排了50多个号,要吃上估计还得一两个小时,看着一路辛劳的家人,只能放弃,先逛逛王府井大街。因为没有深入探讨,所以也不便多多评价,从建筑风格上来说算是很有特色的。 太阳即将落山的街道感觉更加冷,在王府井大街南边发现了另一个烤鸭店全聚德,这个店非常大,有好几层,一顿套餐下来,旅途的疲惫和室外的寒意全无,家人吃的很满足。 从全聚德出来天色渐暗,但街上行人不减反增,夜晚的王府井大街确实给人一种富丽堂皇,此时的温度应该又降了几度,顾不上多停留,回酒店修整准备明天的行程。 原计划第二天长城、鸟巢水立方;第三天天安门、故宫,再有时间就带孩子去个清北,没时间就晚上8点的直快返程,但是事情的变化总是那么快,也怪我没有完全的做足功课。故宫,过年期间要提前10天在网络上订预售票,而我自己的信息(其实也不知道是哪来的信息)只是需要网上订票,具体几天并不知晓,这就造成了各路都订不到票,只得作罢。继续在网上订了长城一日游的票,包大巴,包一餐,包门票,第二天长城之旅体验还不错,没有传说中购物。        

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?嗯!

说好的年前小坐,在群里发了一下,来了八个人,虽然大家在同一个城市,但各自有生活,有些竟然有一年半载的没见过面,有的只是有事的时候打打电话,发发微信,偶尔在彼此的朋友圈下点个赞,仅此而已。 八个人,一个火锅,三瓶红酒,一箱啤酒,果啤若干。 虽然许久没有见面,但依然聊的开心,服务员笑吟吟的拿来红酒杯,摆摆手拒绝,就用碗喝,他们用来调料碗的土质碗,似乎只有这样才豪爽,才配得上这气氛。 回忆起以前吃饭,一大桌上十来个人,总会出现那么两个人拼酒,总要分出个胜负。 而现在,谁想喝啥就喝啥,就算你端着的是一杯茶水。已经过了那个感情深一口闷的年纪。 而话题,也从以前的谈工作、谈收入、谈媳妇娃,到了谈健康。 互相嘱咐着的都是说的健康,说的都是少喝酒多锻炼。 一顿饭,没吃多,也没喝多。 互相开着各种玩笑,或吃、或喝、或聊、或笑,就过去了。 到一定年龄干什么事,这个并不需要刻意去说,好像一切都是自然而然。 岁月不饶人,我们也都老了 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?能!

为人父,不易

周天下午,小伙子莫名其妙的发烧到38℃以上,量完体温赶紧吃了药,不大会儿功夫,降下来了,贴一剂退热贴,该吃吃该喝喝,以一种万事大吉的姿态互相说了晚安,这一夜,相安无事。 早上六点,到了预备要起床的时间,翻身摸了一下小伙子,有点热,但看起来并不太热,顺手摸了体温计过来,数字在翻腾,用以往经验来看,应该还是在38℃以上,果然,38.7℃停下,感觉自己立马精神了,找来退热的药喝上,找来退热贴换上,找来一盆温水给擦拭,效果不明显,好在天也慢慢亮了,去医院吧。 医院永远是那么多的人,尤其是在这个季节,这个不是雾就是霾的时间里,排号一小时,看病五分钟,缴费化验血常规,一切正常,不咳嗽,不流鼻涕,嗓子不红,除了有点痰之外,还有些许便秘。被诊断,病毒性流感。 开了药,问清楚大夫回家,胃口大开,精神状态良好,随后放心上班。 晚上回来听母亲说下午还在发烧,晚上得注意点,小伙子吃完饭,吃完药,迷迷糊糊就睡着了,体温还好,维持在37℃左右。 自己睡不着,就躺着刷手机,隔一小会摸一下。后来大概自己半夜1点左右睡着,睡前给自己定了闹钟,两小时一个。谁曾想第一个闹钟还没响的时候自己醒来,一摸小伙子体温又高了,不用浪费时间去量了,吃药,擦拭,按摩,全都用上,似乎有点作用,抬头看表,凌晨3点。 体温再次稳定的时候大概是5点左右,长吁了一口气,看着他睡着,自己也小眯了一会。 醒来的时候七点多,以往这个时候该起床上班了,再摸了一下小伙子,貌似正常,保险起见,还是决定到经常去的那个社区诊所再看看,这个诊所说起来也是传承,现在的看医生的师父多年前为我行医。 安顿好之后赶去上班,中午饭没有出去吃,随便在饭堂弄了一碗面扒拉点,趴在办公桌前就睡着了,一觉醒来下午2点,算了一下,自己从周一上午到今天周二,满打满算睡了四个小时。 下午还加了会班,回到家看见小伙子体温终于正常,心里总算放下来。 为人父,不易

2019伊始,碎片化的这几天

2019伊始,碎片化的这几天

2019年第一天,收到微信发来的新版本推送,想了一下,更新了,饱受光大网友诟病的风格什么的不必多说,最大的变化就是默认的自己大了一个号,也更加圆润了,想来微信也知道,新的一年,大家也都老了一岁,眼神也就差一点吧。 2019年第一天,送完四姨一家,上床继续睡,迷迷糊糊的一觉又一觉,再次醒来已是中午,吃了一碗饺子,剩下了几个。 2019年第二天,上班第一天,年初各种事情繁多,一天没有出单位的门,晚上看微信步数,竟然有一万多步,这是楼上楼下跑了多少趟的结果啊。 2019年第三天,雾霾重了,晚上接到通知,4号限行2-4-6-8-0;又接通知,学校停课一天;再接通知,明天公交免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