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路上

写在前面,这一篇也是作于2010年,今天翻出来看了看,也还好吧

是夜,吃罢晚饭,摸着有些涨的肚子,觉得需要走走,所谓饭后百步走……

 

气温很不错,很宜人,随性的走,才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在这条路上溜达了……

 

在一个旱冰场外停了下来,看着里边男男女女的在洒脱的挥舞青春,感叹岁月蹉跎,想起自己溜旱冰的那会,时间如流水般倾泻而去了,老了么??老了

 

继续的走,感受街边的灯红酒绿,观察身边的每一个人,每一个匆匆的人,每一个人都有属于他自己的那一片天,每一片不同的天

 

注视着在翻莲湖公园围栏的那几个小孩的时候,朋友来电话,他从渭北重镇-长武回来,互相问候一下,言谈中得知另外一个朋友也从飞机城-阎良回咸,才想起原来清明了……

 

挂掉电话,发现已走出很远,看着大城市夜晚的灯红酒绿,想想咱小地方村里哪一种醉人的宁静,出来这么些年虽没有什么成就却也是身心巨疲,发现,人,有时候还是需要回归自然的,村里漆黑的夜晚些许没有城市间的出行那么方便,但偶尔的狗吠却在招告人们这个夜晚是安全的,比起城市那已经习惯早睡早起、一日三餐的“狗儿们“,村里的狗儿还是保留着他们那一份职责,忽然就从心底涌起一股回家的冲动和欲望…

 

于是乎收拾行囊,回家

 

感受西咸一体化给咱老百姓带来的便利,现如今咱也有公交车可以回家,随性的上车,随性的找到座位,人,那么寥寥

 

一点点远离城市,灯光也一点点暗了下来,身后这座城市也慢慢模糊了,灯红酒绿被原野一望无迹的墨色取代,释放着一种原始的宁静与祥和,心,也随之释怀了

 

两城之间的地铁还在夜以继日的修建中,在不久的将来,这一个地铁会带给家那边经济上更大的发展,却实实在在的打破了家所有的自然气息,想着如果以后的心需要释怀的时候,我们该去哪里?难道真的要去种豆南山下,去寻找陶渊明当年的哪种超凡脱俗?

村里的夜晚不像山里,不会有些野狼的嚎叫,但村里却有着村里的不一样,村里可以看到城市的繁华,却也有着悠然现南山的心旷神怡,夜晚的天空也会显现出久违的繁星,北斗,猎户…心也就回到了小时候,夏天几个小伙伴一起在楼顶数星星,无忧无虑的日子…呵呵,一去不复返的日子…

 

 

家是一个字,是一个名称,是一个可以回归的、在任何时候都不会遗弃你的地方

 

回家吧,回到最初的美好

2010年4月3日于公交K630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