约个饭,跨个年?

约个饭,跨个年?

说这句话的时候,窗外的西北风正在冷怂的吹,头顶那几缕白发随风飘荡,几经摇摆,竟然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,全然暴露在头顶,似乎又有一些增加。虽然没有到白发三千丈的地步,但缘愁却也似个长。

刚刚过去的12月25日,是生日,也是圣诞,那天还是忙了一天,晚上回家,母亲照例做了一桌子菜,媳妇也订了蛋糕,但是,操作这些东西之前,还是首先检查儿子的作业,改错,整理完毕后才开始吃饭。简单的吃完饭,简单的吃了蛋糕,迈过36岁的这个生日就算过了。

年龄,一如上述所说的白发一样,只有增长的份,也随着年龄的增长,对于各种节日的概念就只存在于放不放假,至于是什么节,什么日,无所谓。

早上坐车,前边有个女孩,穿着当下流行的“漏脚踝”的裤子,脚踝就这么在零下6度的寒风里,看着都冷。说与朋友,朋友说,都37了,咱怕冷,哪像年轻人,小伙睡冰炕,全凭火力壮。

秋裤,这个最伟大的发明,让人想起来,每年入秋进冬的那个段子:世界上有一种冷,是你妈觉得你冷。到了这个年龄,不用人说,自然而然的找出秋裤,找出厚衣服,穿暖和了再说。

生活,一如既往,时间定格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,想一想,似乎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,每天两点一线,教科书般的节奏;成年人的世界有很多不容易,而成年人的世界不需要多么出彩。

约个饭,终究是没约到;

跨个年,回家暖暖和和的吧。

2020,不管你愿不愿意,我来了!

00:00/00:00

科技迷、代码迷、网站爱好者,喜欢分享,也喜欢吐槽的这么一个土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