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中的河

生在咸阳,长于咸阳,咸阳这座城,于我这个“土著居民”而言,更多的是亲情和成长的记忆。这里的一山一水、一草一木都承载着许多的故事。

一位哲人说:“童年的趣,是梦中的真。”想起来我的童年,上树掏鸟窝,下河捉泥鳅,充满童趣。这河,说的便是沣河,环绕长安的八水之一。沣河,渭河右岸支流,发源于秦岭北麓,是一条久负盛名的河道,相传古时洪水泛滥,经大禹疏凿乃成。周代丰、镐两京即建在紧靠沣河东西的两岸,昆明池的遗址也在沣河东岸。而秦阿房宫,汉、唐长安城亦离沣河不远。

幼时,沣河水浅不过膝,那是记忆中唯一的乐园,简单而真实。夏天的傍晚,大人们在河岸边洗衣,孩子们或在河中嬉闹,或在岸边看鱼儿游走,如果实在不尽兴,便动手抓上几条小鱼放在瓶中,相互比较谁的鱼最漂亮,叽叽喳喳,争论得不亦乐乎,直至大人们催促,才肯回家。河岸两边,隔河相望,身处两岸的我们有时候也会互相喊话,总想着趟水过河去收拾收拾对岸那些嚣张的小子,却也从来没有真正实现。我想,河对岸的他们也是这么想的吧,儿时的幼稚举动,现在想来着实可爱。这条河带给我的是满满的回忆和乐趣。

利益驱动,沣河经历了几年的疯狂采砂。河床开始 裸露,河水开始泛黄,河中处处潜伏着危险的沙坑,每年夏季,总有一些人命殒其中。一时间,沣河成为禁地,老师的劝说,家长的警告,虽让我们对它产生畏惧,却也经不住夏天的考验以及年幼无知对沣河的向往、留恋。于是所有的活动只能偷偷进行,疯玩到回家,只是倘若被发现,免不了一顿打……

就这么玩玩闹闹,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,儿时的伙伴们已经长大,或上学、或打工,都在渐渐远离那座曾经的乐园。

2003年那个持续阴雨的暑期,沣河中上游大范围降水,导致沣河水位升高,河水倒灌;幸而河堤坚固,有惊无险,安全度汛。那年九月,带着对外面世界的憧憬,我选择了外地的大学,直到2010年4月才回到咸阳。7年的时间,回想起来,却发现自己对于停留七年的那个城市仅仅是个过客。而熟悉的咸阳城,利用这7年的时间,已将自己装扮一新,用大气包容的姿态,敞开胸怀迎接着每一个初来或归家的人。

回到咸阳城,统一大道穿村而过;沣河之上,一座大桥横贯东西,两岸群众往来方便,幼时河对岸的那些喊话的小子却不见了踪影。位于沣河、世纪大道、扶苏路三角地带占地256亩的咸阳沣河森林公园,也已建成并免费开放,为咸阳城打造着森林氧吧。

漫步沣河边,清澈的河水,悠闲自在的野鸭和怡然自乐的钓客,一派和谐的景象。南见秦岭山,北望咸阳城,心底涌起从未有过的踏实。是的,这一刻,我明白了,这里有我的家、我的根,这里才是我寻寻觅觅,却在蓦然回首处触动灵魂的家乡。

 

远望咸阳城耸立的高楼展现着这个城市的大跨步发展,清澈的沣河水、渐现的南山(秦岭)体现着这个城市对于优美环境的努力追求。

城市的夜空显现出久违的繁星,北斗,猎户……心也就回到了小时候,夏夜几个小伙伴一起在楼顶数星星,无忧无虑的日子……

不知道,现在的孩子,到哪里去寻找我们童年的那些欢乐;那些漂泊在外的游子,是否还能找到回家的方向。

熟悉的城市,味道沁人心脾;熟悉的河水,潺潺流进我的生活,流进我的心中。(本文作于2014年6月)

科技迷、代码迷、网站爱好者,喜欢分享,也喜欢吐槽的这么一个土鳖!